返回

嫂嫂,何以成妻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2第一章 魂断鸳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[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站:m.111biquge.com]笔趣阁小说网m.111biquge.com    老太太吩咐不许哭,二爷回来之前谁都不许哭。

    静香佝身跪在灵堂下,纤小素白的身型不及旁边纸塑的一半。周围人影浮动,来来去去,悄无声息的目光自觉不自觉便瞥她一眼,她始终低着头,很久都不曾动一下。

    灵台上的香烛味越来越浓,搅进空空的胃里,僵硬的身子微微一颤,心里轻声叫,佛祖……

    十八天,整整十八天……从挑开喜帕那一刻起,她就是这样叫佛祖,求佛祖,停一停……让他停一停……

    佛祖真的应了,就在昨夜……

    粗浊的呼吸突然噤声,头重重地捶砸在她肩上。她慢慢睁开眼睛,看到他发青的脸庞,眼睛瞪得好大,嘴巴张得好大,那样子,像极了小时候哥哥画本里那只水鬼……

    那一刻,静香碎叨叨不停念的心突然就静下来,身上覆着他,静静地躺着,红彤彤的新房第一次这么安宁……

    不记得是怎么被人拖了起来,不记得是怎么穿上了这一身白衣,更不记得,为何老太太命人封了房门,一口浊血喷在她雪白的衣襟上,说她是个“作死的娼妇”……

    无论如何,她是那青底白字的牌位上易家嫡房长孙易承轩的未亡人,夫君的灵台下她是该哭的,可老太太说不许,不是像旁人那样可以等二爷承泽回来后哭,是她不许哭,什么时候都不许,尤其不许在灵前,因为老太太说她的泪……脏。

    面前的香火盆青烟缭绕,直呆呆的眼睛有些涩,轻轻眨了眨,竟模糊了,她悄悄咬了唇……

    “回老太太,轩静苑里里外外已经腾空打扫干净,点了经香,另设了香坛。”

    灵台前有人躬身回话,灵台旁的花梨大圈椅上,易老太君一手捻着佛珠,一手拄着黑檀木杖正襟端坐,鬓发如银,腰身挺直,只那一双老目枯浊无泪,干涩的眼底布满了红丝。听了执事人回话,手猛地一紧,佛珠攥得咯咯响,松沓的双颊禁不住发颤,插在心里的那把刀又似狠狠地一搅!轩静苑!这三个短命的字!眼中的疲惫突然血红……

    执事人小心地看了一眼老太太的眼色,略顿了顿,又接着道,“广灵寺的禅僧和修真观的道士都已经侯在外头,另有寂善大师与五十高僧高道也到了,只等老太太示下。”

    易老太太缓缓闭了下眼,强压了心里一股一股难奈的热浊,慢慢哑声道,“禅僧们安置在安泰堂大厅,拜大悲忏超度;道士们,引去……轩静苑韵香楼打醮。先请寂善大师到荣进轩小厅,好生招待,待阴阳择准了日子,再请到合宜园灵前来,逢七做法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只是……”执事人一边应着一边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回老太太,荣进轩小厅原是留给迎待内眷堂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省事的糊涂东西!”不待执事人说完,立在老太太身旁的蓝月儿柳眉一挑,喝道,“才刚老太太不是吩咐过了,待二爷回来吊唁,三日后方才开丧送讣,这会子哪来的堂客?”

    “姨奶奶说的是,原是这么想着,只是今儿一早已有信儿传了出去,镇上的士绅员外们早早有人遣送了祭礼来,有说开丧日再拜,也有说次后就到的,小的们也是怕到时候乱,失了礼数。”

    “哼,”蓝月儿冷声一笑,“那些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寂善大师迎入轩静苑小厅便是。”话未断,老太太开口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执事人领了话,再没敢多一句,悄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蓝月儿被一口噎住,轻轻捻了一下手中的帕子,略一瞥,见老太太没有扭头递了平日那般眼神,心中那口闷气儿一舒,略低的头也抬了起来。别的都罢了,她最不耐的就是老太太的眼神,一个字没有,便让人觉得自己比那街上的叫花子、青楼里的女人更不如。心想,今儿这老东西是看顺眼自己了,多亏了这一身孝。

    其实,虽则她只是易家老爷的姨娘,可毕竟长了那牌位上的人一辈,论情论理都不该着孝,可为了哄老太太,便宁肯舍了平日风情,退了所有颜色。此刻脸上淡淡施粉,眉眼不描不画,雅素一身,不现钗环,只在银白镶珠抹额边嵌了一朵雪白的雏菊。却不想这一来倒似比平日的艳更别出几分俏来,心自喜,连带手中也换了纯白的云丝帕,这便是哭的时候,遮了面,也是动人。

    可老太太吩咐不让哭,这也好,她横竖也挤不出多少泪,不如蓄着,到时候人都到齐了掩了帕子没准儿也能哭个肝肠寸断。只是此刻没有眼泪,面上也不好做,要悲,要伤,还要做强忍,于是立在一旁也需仔细小心,生怕这个当口在老太太跟前儿落了埋怨,心也是累。

    蓝月儿不由又叹,这老易家真是住不得了,自她嫁了这些年,殁了太太,殁了老爷,自己再逞强好胜也不过是个姨娘,膝下再有儿子,也不过是个庶出,如今虽死了易家长孙,却也本就是个病秧子,娶了媳妇不几日就不明不白地去了。再看身边这古稀之年依然身强体健的老太太,暗暗骂了一句不省事的老东西!一个人硬活着把子孙的阳寿都克尽了!活着便罢了,又强离了京城,带着一家老小窝在这山沟小镇上,今后别说指着曾经的势力给桓儿寻个高枝出路,便是有些正经家业也要落在那嫡出二爷身上,自己和桓儿不过是倚着人家混口饭、等死罢了!这么想着,便是灰了心,握了身边儿子的手,脸上当真有了悲色。

    “二爷回来了!”

    蓝月儿正自己出神,忽听门外一声报,心一惊,回神再听,这一府的死寂像突然破了口,压低的人声随即四起:二爷回来了,二爷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老太太!老太太!”

    人未见,已是入耳这清朗朗的语声,只是一路急奔又焦又燥,略有些哑。抬眼看,十七八岁少年郎,额勒孝带,束发银冠,一身雪白长袍,急步匆匆。

    一步跨进灵堂,突然顿住,两道紧拧的剑眉慢慢松开,直呆呆的目光落在那牌位上……

    “承泽,承泽……”

    僵直的身体猛一醒,扑通跪地, “老太太……老太太!” 口中悲呼,一路跪行。

    老太太一把揽住俯在膝头的承泽,嚎啕大哭。祖孙灵前相聚,催人肝肠,顿时间,灵堂内外悲声四起。

    蓝月儿一边用帕子遮了脸,一边拖了正在用袖子抹泪的承桓摁在地上,也想就势俯在老太太身上,怎奈承泽身高肩阔,老太太搂着已是吃力,哪还给她八岁的桓儿留地方。蓝月儿蹙了蹙眉,哼,偏心也断不分个时晌!统共就剩下这两个姓易的,还有多少不成?!可也再无奈,只得让桓儿挨近些也便罢了。

    又看众人只顾哭得呼天抢地,竟是忘了起丧,于是蓝月儿边哭着边找了个人,颤声道,“吩咐下去:二爷回来了,启乐,超度。”

    乐声一起,悲天泣地,不足千户的清平镇便是尽人皆知,都叹,这易老忠王一门果然离了京城便失了根基,孤儿寡妇十几年好容易得着一桩喜,竟又做成了丧,看来这新媳妇也是个命薄的……

    蓝月儿守在身旁,看老太太大张嘴呼嚎,老目中却落不下多少泪,嘴唇也似哆嗦着有些发青,心里不免有些担心,上了年岁的人可别这一通伤心背过气去,如今她桓儿尚小,老太太要是有个好歹可还了得?于是顾不得给自己抹泪,赶紧一边抚着老太太胸口,一边劝,“承泽!桓儿!你们收声!顾念老太太,老人家本就伤心,这一顿哭,要伤了身子了!”

    承泽闻言立时抬头看,确见老太太脸色已是有恙,便赶紧强忍着住了声,一边抹了泪,一边拽过依然哭声不止的承桓也给他擦了擦。兄弟二人依旧跪在身旁,随了蓝月儿一同劝慰老太太。

    枯老无泪,干嚎了这半天,老太太只觉得心口撕裂干疼,气直往上涌,眼冒金星,头晕不已。再看膝下孙儿齐聚又都心急她的身子,便也不忍,只得慢慢住了。承泽撑着老祖母的身子,蓝月儿用自己的帕子给她擦了泪,又敬了热茶上来。

    老太太就着蓝月儿的手抿了一口,热茶润过肠胃,才觉闷在心口的浊气略疏散些,又听闻灵堂外的诵经声与家下人的哭声,不觉粗声长叹,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,刚下头回说,已陆续有人来祭拜,过一会子,这堂上怕是人多嘈杂,不如我先扶您老回去歇着,待到了时辰再来祭?”

    老太太轻轻闭了眼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,您放心随姨娘去,” 见老人家不应,承泽也帮着劝,“这里外应酬,我去帮衬着管家,若是有什么决断不了,再去回您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如今承泽也大了,这些年也历练,他帮衬着再没有错的。若您还不放心,还有我在边上出个主意,再无不妥。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”老太太睁开眼睛,缓缓道,“吩咐人都出去,关门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让就近听到的蓝月儿和承泽都有些不明白,关门?这灵堂本就是要大敞了给人吊唁的,为何要关了?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催了一句,再有什么疑惑也没人敢多问,蓝月儿赶紧依话吩咐堂中照看香烛、随起举哀的一应人等都退了出去。待人退走干净,承泽和承桓兄弟二人合闭了两扇黑漆门。

    空阔的灵堂立时暗了下来,只有灵台上的长明灯和两盏白烛,应了白幔白幡,并那牌位后白布遮了的人型,阴森森的。眼前的景象不知为何竟让蓝月儿有些心虚,禁不住打个寒战,搂了承桓,快步走到了老太太身旁站定。

&n" [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站:m.111biquge.com]
[章节分页: 1 2 下一页 尾页 ]
第1/2页,5000字/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